穩中求進:從改革思路到工作總基調

穩中求進:從改革思路到工作總基調

穩定是發展的基石,行穩是致遠的前提。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這既是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也是做好經濟工作的根本方法。深刻理解“穩中求進”的豐富內涵,把握其發展的重要脈絡,對在新發展階段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邁出更大步伐具有重要意義。

把握歷史脈絡

近些年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提出經濟工作要穩中求進,其中絕大多數年份都提出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所謂“穩中求進”,就是既要“穩”,也要“進”。不穩無法進,不進難以穩,兩者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穩,就是要保持宏觀經濟政策基本穩定,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保持物價總水平基本穩定,保持社會大局穩定。進,就是要繼續抓住和用好我國發展的戰略機遇期,在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上取得新進展,在深化改革開放上取得新突破,在改善民生上取得新成效。改革開放40多年來,自從提出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後,我國一直保持物價總水平基本穩定。特別是2012年至2019年,各年GDP與上年同比變動均不超過1個百分點,即使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2020年,中國經濟依然交出了亮眼的答卷,中國是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一般認為,經濟穩定的重要標誌是經濟增長穩定、物價基本穩定和就業充分等。這説明,2012年以後,由於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我國經濟一直既快又穩地持續健康發展。

回望歷史,“穩中求進”的概念,最早出現在1988年,當時有一些經濟學家接受相關機構委託,就當時的中期改革綱要提出意見。1985年以來,我國經濟處於偏熱狀態,投資增速過快,貨幣供應量增加過多,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年上漲率偏高,出現通貨膨脹,導致經濟出現波動。這一系列情況使改革進程受阻。正是針對上述情況,經濟學家們提出此後經濟發展和改革均應穩中求進,認為保持經濟穩定增長是使改革得以逐步深化的基本條件。因此,這不僅是針對當時情況的現實方針,而且應當成為一個長期方針。要看到,經濟不穩定、大起大落,相關政策一鬆一緊輪番交替,這樣既不利於經濟發展,使經濟結構惡化、效益下降,又使比較全面的配套改革無法有序地出台,阻礙着改革的進程。穩定經濟,首先必須穩定物價、控制通脹。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穩定經濟增長速度,控制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總量,消除超常規的週期性波動。只有先穩定經濟,改革才能有效推進和深化。此後,學界一般認為持上述觀點的經濟學家為“穩健改革派”。

應當説,“穩中求進”在上世紀80年代只是理論研究的一個成果,是針對當時改革發展中出現的問題提出的一項改革思路,在學界並沒有引起熱烈的討論。在當時,希望發展改革快些再快些的人大有人在,也有人認為通貨膨脹不會影響改革深化。但是,黨和政府一直強調要正確處理改革發展穩定的關係,如果經濟社會不穩定,那麼什麼事也幹不了。黨的十六大報告指出,“堅持穩定壓倒一切的方針,正確處理改革發展穩定的關係。穩定是改革和發展的前提。要把改革的力度、發展的速度和社會可承受的程度統一起來,把不斷改善人民生活作為處理改革發展穩定關係的重要結合點,在社會穩定中推進改革發展,通過改革發展促進社會穩定”。因此,中國的改革發展一直是在較好處理改革發展穩定的關係下前進的,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不僅在經濟總量上得到極大提升,而且在經濟質量上有了顯著提升,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舉世矚目。

理解豐富內涵

自從近年來黨中央把“穩中求進”進一步提升為工作總基調後,其內涵、功能、意義等已同上世紀80年代提出的“穩中求進”改革思路有了重大變化和擴展,至少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提升功能和意義。上世紀80年代,“穩中求進”主要是作為一種改革思路提出來的,而近年來,“穩中求進”則是明確為工作總基調,不但層次級別提到抓總的高度,而且覆蓋面囊括全部經濟工作。過去提出“穩中求進”,是針對當時經濟過熱、物價不穩定使經濟改革難以推進的情況提出的,需要先想辦法把經濟穩定下來,使市場化改革能繼續“進”,通過改革的不斷深化推動經濟增長。而作為工作總基調的“穩中求進”,則要統領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包括改革、發展以及改善民生、搞活微觀主體、改善宏觀調控等都要堅持穩中求進。正如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的,“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是治國理政的重要原則,也是做好經濟工作的方法論”“穩是主基調,穩是大局,在穩的前提下要在關鍵領域有所進取,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奮發有為”。

第二,深化“穩”的內涵。上世紀80年代穩定經濟的着力點是穩定物價、治理通貨膨脹。黨的十八大以來,由於宏觀調控得當,物價總水平一直保持基本穩定,因此“穩中求進”中“穩”的着力點已逐漸轉向穩就業、穩市場主體。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其中打頭的是穩就業。2019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繼續提出要全面做好“六穩”工作,其中打頭的還是穩就業。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繼續提出要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其中“六保”是指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這也是把穩就業、保就業放在首位,保市場主體主要也是保就業。與此同時,我國多年來實施就業優先政策。我國是一個人口大國,這些年每年需要在城鎮就業的新成長勞動力都在1000萬人以上,還有一些失業人員需要就業,一些農村勞動力需要轉移就業。所以中央要求把就業優先放在經濟發展更加突出位置,把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落實到位,把擴大有效需求的舉措落實到位,把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改革落實到位,着力緩解民營、小微企業融資困難,發揮新產業新業態促進拓展新就業崗位的作用,帶動更多就業。

第三,昇華“進”的內容。首先,在經濟增長方面,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所謂高質量發展,是能夠很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發展,是創新成為第一動力、協調成為內生特點、綠色成為普遍形態、開放成為必由之路、共享成為根本目的的發展。現在,我們已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力爭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其次,在改革方面的“進”,則是要建設高水平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重點是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再次,要更加重視民生改善,把做大的“蛋糕”分好,向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不斷邁進。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迅速騰飛,人民收入和生活水平普遍大幅度提高。與此同時,也存在收入差距較大的現象。黨中央多次強調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道路。“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堅持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基本同步、勞動報酬提高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基本同步,持續提高低收入羣體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羣體,更加積極有為地促進共同富裕。不久前,《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意見》發佈,提出到2025年浙江省推動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取得明顯實質性進展,到2035年浙江省高質量發展取得更大成就,基本實現共同富裕。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時強調,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徵,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這就為我們做好經濟工作進一步指明瞭方向。我們要牢牢把握,堅持循序漸進,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係,推動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

(作者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後修改:
0